加拿大28預測刮獎|心中的湖

加拿大28預測刮獎常常羨慕著生活在槐花湖邊的這群鴿子,它們可以自由起落于湖邊的槐林、林邊的草地及與草同樣純淨的藍天,我知道,綠地、槐林和天空屬于它們,但這灣少人光顧的槐花湖卻只屬于我。
每走近槐花湖,就如同走進一段澄明快樂的時光。湖邊的柳醒得極早,它們是季節新生的眼,逡巡著更多明麗的色彩,更多的生機和喜悅,妝點這熟悉而灰暗的日子,湖水因此而更顯澄澈。
湖邊褚紅的水車,新穎悅目,吸引著每一個人不知不覺地走近。但看似輕巧,卻不盡然,倘不小心,一失足便跌進了記憶中的童年,那些純淨、快樂的時光當真無處可尋了嗎?各種造型的腳踏船悠然徜徉在湖面,船內踏者輕松惬意,穿仿古拱橋、過假山遂洞、掠初綻新荷,從此湖至彼湖,從終點又回到起點,使人甚覺圓滿,但人的一生,又有多少若此而少余遺憾呢?
遠近的湖面上,孕育了一冬的荷已悄然舒展,如盈握的拳,如攤開的掌,碧透清爽,隨波輕浮,湖水便是她們心靈的憩園。偶見紫褐色的蓮蓬,于近岸水面漂浮,容顔滄桑,使人黯然。曆經了生命中的風霜雨雪,再見新荷,不知相守著怎樣的約定。
最愛湖周茂密的槐林,漠視滿目繁華,固守一份滄桑,堅忍、沉默、不爭不躁,兀自站成一片黑褐色的林,只待相應時節舒展燦爛芳華。漫步林間,岑寂清明,心如止水,我了解自然無聲的語言,一如它懂得我的沉默。槐頂高居的鵲巢是一道獨有的風景,風拂過,飄飄搖搖。那些富有靈性的鳥兒,由著性兒地高唱著,于巢邊枝上往來雀躍,輕松惬意,歡暢淋漓。每踱步于此,羨而仰望之時便感覺它們亦在俯瞰,這份幽雅清靜,任鳥兒也陶醉。潔白的槐花仙子雕塑伫立于湖岸林中,槐不語,她亦無言,沉默卻是相通的。與其比肩,于槐林長久靜立,聽林梢簌簌拂動,鳥語啁啾入耳,竟感覺時空凝滯,恍如天籁,寂靜又何嘗不是一種美。只是,于蒼白的日月、複雜的處世、喧囂的環境裏,享受這樣的靜美竟成爲一種奢望。待槐開如海,那份甘美醇香會在誰的記憶中輕飄而散。
倘若,每一個人都是一棵開花的樹,我願成爲一株槐,倔強地伸長于林隙間,默默吐露著細小的葉子,卻開出淡雅燦爛的花朵。其實,在我心裏,那些鴿子才是樹的花朵,鴿子起落于槐,槐花開了又落,見到了鴿子就如同看到了花開。
總是馨香滿懷。

吸毒于國、于民、于己有百害而無一利!毒品摧毀的不但是人的肉體,也是人的意志。生命只有一次,失去它,就如同花兒失去了陽光、青山失去了綠水、夜莺失去了歌喉,生命之火的暗淡,使美麗是失了顔色,妖娆變得憔悴,請珍惜生命,遠離毒品,毒品帶給人類的只會是毀滅。
鴉片、海洛英、冰毒、麻果、K粉、搖頭丸……這些毒品,就像一條條冰冷的毒蛇,一方面披著華麗的外衣,誘人上鈎;一方面隱身于陰暗處,伺機而動。吸毒者在自我毀滅的同時,也破害自己的家庭,使家庭陷入經濟破産、親屬離散、甚至家破人亡的困難境地!並且對社會生産力有巨大的破壞性,還擾亂社會治安,帶給人們巨大的威脅,毒品活動造成環境惡化,並逐年縮小了人類的生存空間。
吸毒之于中國,有切膚之痛。清朝末期,“鴉煙流毒,爲中國三千年未有之禍”。鴉片輸入嚴重敗壞了社會風尚,摧殘了人民的身心健康,我們被稱爲“東亞病夫”,使民窮財盡、國庫空虛、國勢險危。1838年(清道光十八年)冬,道光帝派湖廣總督林則徐爲欽差大臣,赴廣東查禁鴉片。1839年6月3日,林則徐下令在虎門海灘當衆銷毀鴉片,至6月25日結束,虎門銷煙成爲打擊毒品的曆史事件。英國政府以此爲借口,決定派出遠征軍侵華,鴉片戰爭自此開始。1842年8月29日,清政府在英國炮艦的威逼下,簽訂了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——中英《南京條約》。
而今,吸毒——這一醜惡現象乘著我國改革開放之機,又肆無忌憚闖了進來,帶來的危害真是數也數不清!曆史還會重演嗎?不!時代不同,這是一個開放的時代,取其精華,棄其糟粕才是改革開放的初衷。因此,加拿大28預測刮獎希望人們要積極宣傳毒品的危害,自覺地與吸毒、販毒等不法行爲作鬥爭,珍愛生命,終身遠離毒品、拒絕毒品!
有些路,永遠不能走;有的錯,永遠都不能犯!過去,虎門銷煙開始的6月3日,民國時期被定爲不放假的禁煙節;現在,禁毒、打擊毒品犯罪讓全世界都行動起來,銷煙結束翌日即6月26日被定爲國際禁毒日。
“珍惜生命,遠離毒品”,對每一個人而言,決不僅僅是一句簡單的口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