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d娛樂注冊/沿著心靈的召喚前進

庭院裏的蘭花在蟬鳴聲中舞蹈,不時送來一縷沁人心脾的清香,伴著蟬鳴和幽香,小小的女孩長大了,望著天空中歸北的雁陣,心裏似乎也插上了翅膀,湛藍的天空緩緩飄過來一片白雲,jd娛樂注冊的心中慢慢升起一個藍藍的心靈的召喚。
女孩知道,文學女神是不會鍾情于她的。但女孩自信能文學殿堂裏找到自己的一方天空。那藍藍的夢成了女孩心底一個秘密。夜深了,蟬兒睡了,只有蘭花的幽香,橘黃的燈光伴著女孩去圓夢,汗水已將頭發浸潤,清茶已飲盡,任憑寒風的呼嘯,女孩仍倔強地跋涉,屋裏的一切都睡去了,不停的是女孩手中的筆,風呼嘯著鑽進窗縫,女孩的雙腿已麻木了,站起來跺一跺;雙手冰紅了,放在嘴邊吹一吹,熱水袋早已成了冰袋,抛在一邊,也許她自己也會驚奇從何而來如此多的毅力,其實,在她幼小的心靈中一直有一聲呼喚輕輕地,卻足以敲擊那心靈的大門。
花開花落,年複一年,女孩將自己13歲的夢幻,13歲的憧憬,13歲的希望全記在那無數下燈光伴隨下,她要進行一次嘗試,去叩開文學殿堂的大門。女孩決定用自己年輕而富有活力的心去感染自己的同齡人,讓世人知道少年的火熱與清純,多思與執著。
又是幾個月,女孩完成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,並認真地謄寫,一遍又一遍地校對,抽出一個淺藍色的信封,顫抖地把作品平整地放進信封,那一夜,女孩揣著信,做了個甜甜的藍夢。
信寄出去了,接下來便是無盡的等待,每每一期的雜志,女孩都最早買,急急地看了一遍目錄,細細地尋找自己的名字,但總是帶著失望與惆怅放下書,有幾次,甚至都想放棄,但望著那永遠燦爛的太陽,心靈中的那一聲召喚又隱約響起,那是信念的召喚,成功的召喚,心靈的召喚!終于有一天,那個在心底浸了千百遍的名字映入眼簾,女孩心中一陣狂喜,女孩笑了,淚已盈眶,匆匆付了錢,抱著書,聽憑淚水落在嘴角,聞一聞,散發著清看的雜志,一遍遍回想著那一聲召喚,含著淚甜甜地笑了。
起風了,蘭花在蟬鳴聲中舞蹈,不時送來一縷沁人心脾的清香,女孩圓了自己藍曉的夢,心依然執著,堅信有夢就會飛翔,相信那一聲心靈的召喚,會如一縷暗香般引人發隨,引領女孩走向陽光燦爛處! 

 聽,是誰在吟唱,那曲迷人的歌謠。“太陽當空照,花兒對我笑,小鳥說,早早早,你爲什麽背上小書包……”一個小女孩背著書包,一蹦一跳地走向學校,嘴裏哼唱著這首歌謠。好迷人的歌謠,一刹那間,我已沉醉在兒時的記憶裏,無法自拔。
依稀記得,小學一年級音樂課本的第一課就是這首《上學歌》。那時的我還是一個小丫頭,人稱“小不點”,嘴裏哼哼唧唧的滿是一些曲調。這首歌謠可謂是我小學生涯的起點,如今的我,多麽想回到過去,和一大群同學走在通往學校的小路上,嬉戲或蹦跳,唱歌或大笑。這首童謠伴著多少代人走過最美好的童年,那是點點滴滴最純真的記憶。每一代總有那麽一兩個人,帶頭唱起“太陽當空照,花兒對我笑,小鳥說,早早早,你爲什麽背上炸藥包?我去炸學校,老師不知道,一拉線,趕快跑,轟的一聲學校不見了。”那時的我們,很瘋,討厭讀書,滿腦子都是惡作劇、鬼點子。雖然我是老師和家長眼中的乖乖女,成績優異,聰明伶俐。其實,我有一些不爲長輩們所知的事情。曾和一個男生在樓梯口打架,雙方都見血了,雖然只是小傷;曾踩著別人的小滑板(卷筆刀)在他面前滑來滑去;曾用裝著水的氣球往樓下砸,砸到了樓下打籃球的男生;膠紙貼在別人頭發上,害的人家幾乎變成小光頭,幸好是男生……
時光飛逝,盡管我很努力,也抓不住逝去的歲月。逝去的是青春,而不是回憶;泛黃的是照片,而不是感情。如今的我已經不再幼稚,已經不再調皮。曾經那個紮這兩個羊角辮,在那條熟悉的小路上蹦跳著的小不點已漸漸消失在小路的盡頭,她只會越走越遠,不再返回。也許,這條路很泥濘,但在她回眸的時候,將會看到那一串串逐漸變大的腳印,很迷人,滿是迷人的回憶。她將會用她的汗水和淚水澆灌出迷人的花,散發出迷人的芬芳,然後伴著迷人的歌謠,露出迷人的微笑。
小女孩一遍一遍地哼唱著這首歌謠,歌聲久久在我耳邊回蕩。“……我去上學校,天天不遲到,愛學習,愛勞動,長大要爲人民立功勞。”時間依然在奔走,歌聲的漸漸消逝把我拉回到現實,我要過得比兒時更快樂。迷人的歌謠,美好的童年,jd娛樂注冊最迷人的記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