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x集團,大愛無言

   6歲。
  操場上,一個小男孩學著騎車,旁邊站著他的父親。沒有一句指導,沒有一絲安慰,小男孩自然是摔了又摔,雙腿早已是鮮血淋漓。終于,孩子坐在地上,哭了,哇哇大哭。父親依舊是那麽筆挺地站著,眼中滿是不屑與冷漠。孩子多麽渴望爸爸的鼓勵。沒有;孩子多麽渴望爸爸的擁抱,還是沒有。只是那雙空洞的眼睛,讓孩子感到冷酷與無情。終于,孩子不哭了,倔強地站起來,跨上車,開始又一次的嘗試。父親早已是愛好索然,轉過身,邁著大步,走了。身後又是一陣金屬與地面的摩擦聲,父親只是不經意地回了下頭,手卻在顫抖。孩子站起來,想著剛才父親冷漠依舊的眼神,兩行熱淚??名其妙地滑過他的臉頰。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父親的腳步聲依舊堅定。
  16歲。
  禮堂裏,當年的小男孩被人群簇擁著走上了獎台。又一次高舉獎杯,又一次歡呼如潮。緊擁著榮譽,在閃光燈不停的閃耀下,孩子艱難地尋找他的父親。人群中,唯獨沒有他,台下座位上,只有一個他。瞬間,禮堂仿佛空蕩蕩的,只有孩子與他的父親在對視著。還是那麽冷漠,依舊是如此不屑。父親那空洞的眼神讓光線萬丈的獎杯褪色。站起身,走向自己的兒子,一把奪過緊擁著的獎杯,父親毫不猶豫地把它交給後台的老師。兩行熱淚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流淌下來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父親的腳步聲依舊堅定。
  昨天。
  校門口,一位青年與他的父親作著離別。沒有寒暄,沒有寬慰,沒有擁抱,沒有一句話。直視著父親,他的皺紋又深了,他的黑發中又添了些灰白。眼睛裏滾著淚水,壓抑著。在模糊中,父親那冷漠的眼神裏也有些光亮。顫抖的手伸向自己的兒子,半空中停住了,又縮了回來。向門口指了指,父親又轉過身,沒有動。遠望著父親遠去的背影。及近拐角,父親定住了,回過頭,瞥了一眼,看到兒子。青年人也注視著他的父親,壓抑不住的淚水終于流淌下來。沉默中,心中是那麽暖和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
  今天。
  考場上。有一個孩子在寫著沉默的父愛,心中布滿感激與驕傲。
  adx集團的父親,他的感情如綿細的秋雨,柔和的春風,沒有大起大落,只是淡泊沉默罷了。
  沉默的父愛——我很感激他。

  愛,是無助心靈中緩緩注入的一股甘甜的清泉;愛,是黑暗靈魂裏細細灑入的一束溫暖的陽光;愛,是荒涼沙漠上破土而出的一株希望的幼苗……
  愛滋養萬物,愛需要行動,因爲大愛無言!
 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,四川省汶川地區發生裏氏8.0級特大地震。頃刻間,地動山搖!強大的摧毀力震碎了人們幸福美滿的生活,撞毀了人們辛苦建造的家園。頃刻間,陰陽兩隔,哀鴻遍野……
  “求求你,再讓我救一個吧!我還能再救一個!”每當回想起這痛徹心扉的話,我總不禁淚流滿面。救災人員正在爭分奪秒地救助被埋在地下的兒童。然而,新一輪余震襲來,房屋眼看要再次陷落,有人突然喊道:“還有孩子!底下還有孩子!”一名救災隊員立刻奮不顧身向下鑽,卻被其他人硬拉到了安全地區,一名救援隊員抱著一個孩子哭喊道:“求求你,再讓我救一個吧!我還能再救一個!”但是,爲了確保救援隊員的人身安全,大家只能看著再次陷落的房屋,默默地流淚。
  大愛,用眼淚來诠釋!
  譚千秋老師,一名默默無聞的執教者。在地震發生時,他把4名學生護在課桌下,而他自己用身體將課桌護住,手臂張開,緊緊地抓住桌沿,最後被落下的樓板奪去了生命。當他被挖出時,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,被他的淒慘狀況,被如大鵬展翅般無畏的姿勢奪走了心魂。
  大愛,用譚千秋老師的奉獻來诠釋!
  地震發生後,正在河南考察的溫總理,第一時間乘飛機來到受災現場,他說:“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!”他還說,“哪怕只有一線希望,adx集團們也要盡百倍的努力!”他的手受傷了,但他拒絕醫務人員包紮。他走進一個個受災群衆的臨時帳篷,送去關懷與慰問……
  大愛,用國家領導人的溫情來诠釋!
  冰心說過:“愛在左,同情在右,走在生命的兩旁,隨時撒種,隨時開花,將這一徑的長途,點綴得花香彌漫。讓穿枝拂葉的行人,踏著荊棘,不覺痛苦,有淚可落,卻不是悲涼。”
  是的,用愛來澆灌生命的花,永遠只會收獲芬芳。用無言的大愛來溫暖人心,只會使世界變得更加光明!